站内搜索  sdfsdffds

最新讲座 

京沪空中快线价格联盟被指随意超售
发布人:江新昶     来源:No     更新:10/30/2007 11:22:17 AM
 两次乘坐“京沪空中快线”的航班均遭遇有票不能登机。以打航空官司著称的张起淮律师怒了。

  “京沪空中快线”运行两月余,一直褒少贬多。价格联盟加上随意超售,使得快线不仅没快起来,还比原来慢了、不确定了,票价也贵了。

  航空公司也有满腹牢骚,他们认为,正是行政干预要求无条件签转机票,才使得各航空公司被迫形成价格联盟。同时也带来了随意超售的问题。而被损害利益的乘客却无处说理。

  专家剖析

  法治之下的市场防行政干预应甚于防价格联盟

  主管部门应整合资源加强监管不应做强制规定

  本报记者 陈煜儒

  刚运行两个多月的“京沪空中快线”令人遗憾地出现了负面效果:乘客拿到机票走不了,什么时候能登机也成了未知数;在高峰段难以享受到打折机票。快线不快,惹来乘客一片怨言。

  以打航空官司著称的张起淮律师,最近在上海市的虹桥机场经历了两次有票不能登机的尴尬。10月29日,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窝心遭遇。

  10月中旬,张起淮和他的两个助手买了3张下午4点30分从上海飞往北京的机票,并提前一个半小时到达机场,在值机柜台被告知没有座位,要等下一班飞机。张起淮心想,“京沪空中快线”半小时一趟,等就等吧。可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到晚上7点多钟他们才坐上飞机。

  几天前,张起淮第二次遭遇不能登机,他向工作人员亮出了自己是“航空案第一律师”的底牌,柜台负责人冲破众多“兴师问罪”乘客们的重围,为他解决了一个座位。

  “实践证明,‘京沪空中快线’不仅没有快起来,还比原来慢了,不确定了,票价也贵了。”张起淮对记者说。

  无条件签转导致“价格联盟”

  据了解,“京沪空中快线”是在民航总局引导下,由国航、东航、上航、南航、海航5家航空公司共同实施的一条空中快速客运专线,它使往来于北京首都机场和上海虹桥机场之间的旅客可使用固定的值机柜台、安检通道、候机区域、登机口和行李提取区域。

  然而,“京沪空中快线”从8月6日起试运营一周后,就因机票价格的上涨,被媒体斥为“价格联盟”、“变相垄断”。而民航总局的回应则是,“京沪空中快线”只是对资源进行重新整合,对地面流程进行优化和改造,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不仅不会形成新的垄断,而且会通过竞争与合作推动中国民航整体服务品质的提高。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京沪空中快线”航班之间的自由签转是导致票价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因为这条快线要求各家航空公司无条件签转机票,这意味着卖出打折票的公司必须为乘客签转全价票埋单。

  据这位业内人士介绍,“京沪空中快线”方便旅客的背后是航空公司之间因签转带来的结算政策的复杂。目前各家航空公司在“京沪空中快线”上执行的是以8折为准线的结算机制,即,如果旅客在一家航空公司购买了一张6折机票,到达机场后临时以高于8折的价格签转到另一家航空公司,那么第一家航空公司就得自掏腰包,补齐与8折中间相差的2折,最终以8折的价格为这位旅客的签转埋单。

  国家行政学院行政法教授杨小军认为,这种由主管部门参与制定的强制性的无条件签转,迫使航空公司不得不形成一种所谓的“价格联盟”。主管部门发挥资源整合的作用是对的,但是制定强制性的规定就会干预市场,因为各航空公司的成本不一样,承受力也不一样。

  “由于政策导致的价格联盟,也是反垄断法意义上的价格联盟。”中国人民大学反垄断法专家史际春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经济的精髓就是平等的市场主体独立自主地决策,来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每个企业都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价格,如果竞争者之间独立决策的精神被毁,就失去了市场经济的意义。五大航空公司由于无条件签转制度的干预,不得不制定8折结算制,完全丧失了自主定价能力。

  一直关注“价格联盟与公权力”问题研究的河南学者贺方告诉记者,法治之下的市场从来就是防公权力干预甚于防价格联盟,因为公权力的不当介入市场,不仅会在局部调控上适得其反,而且会在宏观的法治建构上打开“制度缺口”。在穷尽市场自我调解无效后,公权力才有介入市场的必要,这理应是法治的基本原则。

  缺少监管机票随意超售

  无条件签转的第二个危害就是机票超售的随意性。“反正半小时一班,又可以自由签转,超没超售也没人监管,航空公司当然会随意卖票了,而结果就是大量乘客买了票却登不了机。”经常往返于上海和北京的赵律师深有感触地说。

  根据国际惯例,超售有两个基本前提:一是事先告知,买不买乘客自定;二是事后赔偿,所有因机票超售而被拒载的旅客有权获得经济赔偿,那些不急于出行的旅客可以选择放弃座位以换取赔偿金。而“京沪空中快线”由于是主管部门引导,各航空公司对超售“理直气壮”,而那些高峰期被滞留在机场的乘客却无处说理。赵律师告诉记者,他正在酝酿起诉事宜,准备找专家论证,起诉“京沪空中快线”是打民事官司还是行政官司。

  据了解,针对“京沪空中快线”,目前还没有关于超售问题的规定,被推迟登机的旅客到底是通过超售的规定处理还是依据航班延误的规定处理,谁都说不清楚。史际春教授认为,民航总局和工商总局都应该及时介入此事,对机票的销售和客运总流量作出几个合理性规定,不能让乘客老是怨声载道,旅行没有好心情。

  民航专家认为,一条商务快线的形成还是应该用市场方法运营,“京沪空中快线”某种程度上确实方便了旅客,但无法形成各航空公司之间的竞争,最好的方法还是还原以前市场的做法,主管部门可以监管、整合,但不要制定强制性的规定。



厦门大学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Copyight@2008 地址:厦门大学财政系 邮编:361005 电话:0592-2183387 传真:0592-2182136
厦门大学备案号:D200192